风月大陆 第七章 意外连连      
「跟上她们!」   望着三个宫女消失的背影,叶天龙向隐身在附近的玉珠发出了讯息。早已有所準备的暗黑一族少女立刻跟上了目标。   「前面那个家伙的身手不错。」飞星纵身到叶天龙的身边,低声说道。   叶天龙点点头,在女神战士出面拦阻的时候,他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妥了。以这样的架式,如果这些人是来试探一下的话,岂不是正好露出马脚了?   但是这三个宫女能够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确非常不妙。因为叶天龙事先和月如有约定的,不会让外人进入到这个院子里,如果真的有人要进来了,月如也会派人通知他的。所以,如果女神战士不出面拦阻的话,被这些人一直闯进来,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很快的,暗黑一族的少女回来报告。事情正如叶天龙所预料的那样,那三个宫女出了院子,便马上从侧门离开了这座宫殿,到附近的一处屋宇中,在那里,早有数十人在等候,他们每一个都穿着侍卫的服饰。   「公子,您知道为首的那个侍卫是谁吗?」   「还有谁,应该是新任的侍卫长公羊方吧?」   叶天龙闷哼了一声,想也不想的回答。他现在已经想通了公羊方的手段,派这三个宫女来试探,如果自己强行留下人的话,他们便有借口出动搜查这里了。现在自己是把三个宫女放回去了,但却暴露了里面的情况,益发增加他的疑心。   想到这里,叶天龙忍不住喃喃说道:「好厉害的家伙,居然用这种进退自如的手段,够狠!」   敌人的第一步试探已经完成,那么接下来,一定会有第二步、第三步的试探,一旦确定了,自然就是一场生死大搏杀。叶天龙十分清楚,现在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是的,那个讨厌的家伙就是公羊方,他在仔细询问了带头的那个宫女许多问题后,居然一口断定公子您就在这里了。」   玉珠的眉头轻皱,白玉无瑕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两道淡淡的优美的纹路。   「那个时候,我真想一剑把这个家伙干掉!」   「这个混蛋,真够精明的。」叶天龙越来越觉得公羊方的危险性,他猛的抬起头来望着玉珠道:「是要马上除掉他,这个家伙太危险了。」   「公子,您的意思是……」   玉珠没有说完,叶天龙便用力点头,道:「这件事要你辛苦一次了。」   「没有问题。」玉珠一口应下来。   原本就是一个优秀的刺客,在暗黑武技得到数倍的提升之后,玉珠的暗杀一定是万无一失的。叶天龙虽然相信这一点,但是心中还是有些为玉珠感到担心。   叶天龙的担心和不安立刻因起了玉珠内心深处的感觉,她微笑着对叶天龙说道:「公子,您放心吧,当时的我,连美女战神都敢刺杀,现在区区一个公羊方,还不是小事一桩。」   一听此话,叶天龙也不禁笑了。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暗黑一族少女的时候,叶天龙的心中顿时有些异样。   「公子……您……」   显然玉珠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好色男人心中的想法,不禁俏脸飞红,娇嗔的望着叶天龙。   看到暗黑一族的少女如此一副娇羞的模样,叶天龙猛然间想起,当玉珠的心神投注到自己身上时,便可以感受到自己内心的想法,顿时恍然大悟,大乐起来。   「如姬小姐,您好!」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了辛西雅的声音,她在通知里面的叶天龙,月如来了。   叶天龙顿时笑容一收,这个神秘的女人亲身驾临,到底是要干什么?   「为什么这么开心啊?」   叶天龙还没有多想一下,月如已经在辛西雅的带领下,推门而入了。   「没有什么,只是说到一些可笑的事情而已。」   叶天龙笑了一笑,十分有礼貌的邀请月如入座,玉珠则为月如上了一杯茶。   「如姬小姐芳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看着月如微笑着端起茶水,叶天龙含笑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来看看你而已。」   月如同样报以动人之极的微笑,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问题,好像之前在荒废的园子里面,她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和叶天龙深谈过一般。这让叶天龙实在摸不透她的想法。   轻轻啜了一口茶水后,月如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含笑反问叶天龙道:「难道姐姐不能来看看你这个小龙儿吗?」   「实在是求之不得啊!」   叶天龙知道自己无法斗得过这个阅尽众生、锦心秀口的绝世美女,而且月如的神秘也让他敬而远之,所以只有自认老实。   「说老实话,你们的高兴没有太久了。」   月如见叶天龙服软,也不为已甚,微笑着转口。她的话,顿时让叶天龙在心中暗暗一惊,玉珠和辛西雅更是睁大了眼睛。   「月如姐姐,你的意思是……」   知道这个绝色丽人最喜欢听别人叫她姐姐,叶天龙乾脆拉下脸,免得再被她多说些废话。   「小龙儿真乖,那就听姐姐告诉你吧。」   果然不出所料,月如眉开眼笑,那种媚态横生的笑靥,直令人神魂颠倒,即便是玉珠和辛西雅这样的美女,也不禁为之一愣,叶天龙更是目不转睛。   「明天晚上,这里就有一场盛大的舞会,歌舞团中的所有人都要出来,要和无忧宫中的侍卫联欢。」   说到这里,月如停下了话头,静静的望着叶天龙,似乎在等待着他消化这句话。   叶天龙看了看玉珠和辛西雅,见到她们有些惊讶的神色,便沉声问道:「怎么会这样的?我们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的吗,我们是不会出面的。」   「是那个尤那亚的意思。」   说到尤那亚的名字时,月如还故意眨了一下她的明眸,那种又骚又媚的神态,真是令人难以抵挡。叶天龙觉得自己的心不自觉的跳了好几下。   「刚刚他特意跑过来向我提出来的,言辞之中,隐隐约约透露出,他们已经知道你就躲在我们这里。他这样说,我也不好再拒绝了,不然的话,他就要真正的这么认为了。」   叶天龙不禁又惊又怒,敌人的这一手果然狠毒,说是联欢,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搜查,到时候,大批的侍卫人马涌进来,就算是再隐秘的地方,也会被搜查到的。   「好啦,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要尽快做好準备。」   月如从椅子上站起来,好像是无意,又似故意的望了一眼里间,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落入叶天龙的眼中,更是让他头大不已。   「看来,马上就要採取对策了。」   送走了月如之后,叶天龙知道现在的情况越来越紧急,他只有尽快採取行动了。   在交待了玉珠和辛西雅守护,随时等候消息之后,叶天龙便动身前往和神殿事先约定的地点,现在只有提早发动了。   大军在湘阳州已经推进了两天,除了一些地方自卫队的零星抵抗之外,根本没有看到尤那亚的任何一支正规部队的影子,似乎原本驻扎在湘阳州的部队全部失蹤了一般。   「你说,尤那亚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坐在高达一丈两尺的神骏坐骑上,赵子义忍不住问身边的谋士。   「依卑职的想法,尤那亚应该是想依靠湘阳城抵挡公子您的攻击。公子您一举攻佔有着天险之称的湘北要塞,已经让尤那亚的部下吓坏了胆子吧?」   跟在赵子义身边的谋士自是揣测上意,将主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让赵子义不由得哈哈大笑。   「好,命令部队加快脚步,明天我要在湘阳城下进晚餐!」   听到自己的主角如此豪气干云的命令,手下众将立刻大声欢呼,传令兵更是纷纷策马,将主将的命令传达到部队中的每一个士兵耳朵里面。   中午时分,北方军团的前锋抵达了距离湘阳城不到一百三十里的万山镇,随后,赵子义的主力军也进驻了这个早已人去楼空的小镇。夺取了湘北要塞之后,赵子义的部队经过短暂的休整和扩充,已经成为一支人数超过八万的庞大队伍。其中有四万的骑兵,剩下的四万多人为步兵。   午时三刻,前锋的游骑兵发现了视野中的敌人,是尤那亚的一支部队,人数约在五千人左右。   「想在这个地方和我决战吗?」   正在準备吃饭的赵子义一听到报告,立刻站起来,命令前锋营的将士出动。   同样都是由步兵组成的双方前锋在经过短暂的接触之后,尤那亚的部队开始往后撤退,而北方军团的士兵则紧紧跟随,不断追击下去。   「想诱敌深入吗?我让你们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   得到情报的赵子义见状,立刻下令全军出动,跟随在前锋的后面,以距离前锋营五里的速度往前推进。   面对主将这样的安排,北方军团那些身经百战的宿将,自然是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含义,不禁为赵子义慎密的心思而折服。有些妙计,在事后看来目睹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能够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做出準确的判断,採取相应的措施,这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果然不出所料,在追击了一个时辰之后,北方军团的前锋营遭到了从两边冲杀过来的敌军。而正在撤退的尤那亚部队前锋也及时转过身来,加入了攻击的行列。   三方的合围,使得轻兵急进的北方军团前锋营一下子陷入了混乱之中,几乎片刻的时间,整个队形便被打散掉了,溃败之势已经不可避免。   赵子义的主力部队适时出现在战场上,两翼的骑兵犹如两把可怕的铁钳,夹向了尤那亚设在两边的伏兵,而赵子义的中军则以密集坚实的阵容向敌人推进,以一种强大的气势压迫着敌人。   杀声震天,寒光闪过,热血喷薄。在骑兵猛烈的突击之下,肢飞体裂,来不及反击的士兵摇晃着倒下,鲜血飞溅到其他的士兵身上,将自己的同伴身上那副盔甲涂上了战争的色彩。   骑兵手中的刀枪不停地在敌人的头上挥舞,被斩击的步兵惨叫着扑倒。但敌人的长枪手很快还以颜色。雪亮的长枪扎进了马腹部,从马上滚落的骑兵很快成为几个步兵刀下的肉块。而有些骑兵更是在马上便被从左右疾刺而来的两支长枪贯穿了披着盔甲的身躯,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步。   「公子,情况有些不对啊!」   一直在后阵留心观察战场情况的一个谋士忍不住向赵子义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他们已经完全被我们分割包围起来了,为什么还要坚持战斗下去呢?」   「困兽犹斗!」   赵子义的嘴角轻轻流出这样的冷笑,开始下达第二道的命令,投入了所有的部队全力歼灭已经被分割包围的敌军。   正在这时,一道魔法信号弹突然升起在空中,五彩缤纷,十分耀眼。   「难道说,还有敌人的伏兵吗?」   赵子义的心头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毕竟根据他的情报,湘阳州能够出战的兵力并不多,眼前这些应该是全部的实力了。而且他也没有听说,湘阳城中留守的兵力有调动的迹象啊?   「是尤那亚的战旗!」   一个眼力过人的部下突然间惊叫起来。只见从左方的山边涌出了无数的兵马,当先飘扬的那一面金色战旗,正是法斯特军中无人不知,无人不识的尤那亚本阵的战旗。   「不可能的,尤那亚马上就要登基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另外一个部下几乎是代替赵子义说出来。但赵子义很快便意识到,这正是尤那亚的绝妙之处,真正做到了出奇制胜。   一眨眼的功夫,尤那亚带着三万精锐的骑兵,其中包括了两万法斯特最强大的城卫军,从斜方向杀入了北方军团的阵势之中。   人仰马翻,一触及溃。见到尤那亚的出现,心理上的震撼就足以让北方军团的士兵锐气大降,再见到对方犹如狂风暴雨般的突击,以及领军的尤那亚那万夫难挡的气势和武技,加上往日尤那亚在法斯特士兵心中的地位,便一时完成丧失了继续战斗的勇气。   尤那亚并没有让得胜的骑兵去追杀溃散的敌人,而是继续保持严整的队形,对北方军团的阵容进行反覆的冲击,直到完全将敌人的部队打得溃不成军。然后他指挥着手下的骑兵,朝着赵子义所在的位置,兇猛的卷杀过去。   虽然赵子义还想继续整军再战,但是他的部下看到尤那亚的部队如此强悍,已经不再理会自己的长官,纷纷丢盔弃甲,四下逃命。被部下溃败的洪流冲击,赵子义也只好身不由己的随着士兵往后败退。   这一退,就再也无法站住脚。尤那亚带着部队一直将赵子义和他的残部赶到了湘北要塞的附近,只要再追击下去,就连湘北要塞都可能会重新夺回,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意外的情况出现了。   无数的骑兵突然从湘北要塞杀出来,给了尤那亚和他的骑兵一个迎头痛击。双方的接触是如此的突然和猛烈,以至于冲在前面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出手,就相互撞在一起,同时跌落马下。   「是帕里的龙骑兵!」   尤那亚一枪将冲过来的敌人挑上半空,同时心中暗暗惊讶。从这些骑兵如此迅捷狂野的战技,以及娴熟无比的骑术来看,绝非是法斯特骑兵所能够比的。如果这次自己不是带着法斯特最强大的城卫军强骑兵,早已被对手杀得大败了。   激烈的厮杀声在尤那亚的身边火热的响起。双方的骑兵各自咒骂着,努力挥动自己的武器,以求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杀死对手。   这真是惨烈无比的战斗,眨眼的功夫里,死者、伤者已经倒满一地,一匹接着一匹的无主战马悲嘶着从血肉横飞的战场逃离开来。   在一连杀死了十五个骑兵之后,尤那亚已经十分确定,这一支突如其来的骑兵就是帕里的龙骑兵。这非但是因为这些骑兵所用的语言是帕里语,更是因为这些骑兵在马战时所展现的非凡战斗力,以及作战的风格。据他所知,法斯特军中从来没有一支由帕里人组成的如此强大的骑兵队伍。   势均力敌的战斗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双方的主将都无法接受这种近乎消耗战的惨烈厮杀。战斗在持续了三刻之后,双方的主将便不约而同的採取了收缩,逐渐脱离对方的阵势。   虽然尤那亚在精心设计的战斗中击溃了赵子义的主力部队,但是在和帕里的龙骑兵遭遇战中,双方却是损失惨重。其中尤那亚方损失了四千六百名的骑兵,而帕里的龙骑兵则是付出了六千两百条生命。由此可见,双方骑兵主力的战斗,是何等的残酷和激烈。   但是对于尤那亚来说,更为糟糕的是,他没有想到北方军团居然会招来帕里的龙骑兵,从而完全破坏了他的计划。既然帕里的龙骑兵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湘北要塞,这说明了他们的计划十分周密,现在法斯特的内战已经有了外国军队的直接插手和介入,尤那亚感到整个形势已经越来越严峻了。   不知道北方军团或者说是吉里曼斯和帕里之间有什么样的协议,如果情况严重的话,很可能会立刻导致法斯特帝国的分崩离析。而这,是尤那亚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接着,又一个坏消息传到了尤那亚的手中,海鹰扬的部队居然在武陵州遭遇了吉里曼斯顽强的抵抗,暗黑骑士团的出现,更是鹰扬军团遭受了极大的损失,现在的战局已经走向了尤那亚和海鹰扬所不曾预料的方面。   「难道真的要演变成一场自家人之间的大混战,让其他的国家在看热闹和佔便宜吗?」   尤那亚的心中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他发现局势已经渐渐走向了他所不能控制的地步,也许一开始,自己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和丰满姐姐间的乱伦
评论加载中..